Monday, February 07, 2005

舊野

beta問我有沒有留著這十多年來的信件,這個當然有,每次搬屋也會和它們打個照面,問候一聲,然後已經唔知講咩好。不知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,現在已經很少"巢返D舊野出黎懷緬一番"呢舖癮。可能因為日常要做的太多,根本沒有這種閒情; 也可能是每長大一歲,便失去一分回望的勇氣。其實也不是我的過去發生了甚麼不見得光的事,只是我這種極度self-conscious的人一定會拿過去的自己和今天的自己比較。所謂欠缺"回望的勇氣",就是當"原來這些年來我也沒有怎麼進步過"這種事實活生生放在面前時,我想我未必有能力招架。
當然再怎麼招架不來,從來也只有自己知道(而且是self-conscious到某一個地步才會有這種像fifth sense的功力吧~),是不會哭出來讓別人看到的。但這種對自己的失望也許會纏擾多時,每天想著"原來自己這些年來也在原地踏步而已..."也有夠好受。

對自己太苛刻不是好事,為甚麼要和自己過不去?
往好的方面想,今天的你有反省的態度不是已經不枉了嗎?
這些我都知道,只是我仍未找到天秤的平衡點,在任由自己恍惚和對自己有要求之間的平衡點。

1 comment:

beta said...

好好好好好朋友,
為何跟他每五次總有一次不歡而散?
為了很多大原則上的問題?得不開心。很怕,小事情還可以互相遷就,但大事情上總不能有太多妥協。大部份時候我都會在這些問題上避而不談,因為明知道大家立場不同,說服不了對方。
而他每次談得不快就只是不作聲,然後很累地收線。
還有很多不敢說出口的事情......不是對他不信任,只是第六感告訴我應該小心......或許是自己敏感了。
討厭死了!!!!
不要在我那邊提,不想讓他看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