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pril 24, 2007

cooking mama

mom's not home, it's my turn to be cooking mama~

カルビ大根

チーズちくわ

Tuesday, April 17, 2007

Jamie Oliver's School Dinners

兩星期前的一個晚上,偶然看到food channel有jamie oliver的節目,第一個印象係,嘩!又肥左窩,朋友~~

見他和一群小朋友在煮東西,畫面很吸引,繼續看下去,原來是一個reality show(現今除了劇集和清談節目之外,所有其他節目也是reality show了吧?!),名叫Jamie Oliver's School Dinners.
Jamie有見london的小學生每天放進肚子的,盡是高脂高鹽高糖的不健康垃圾食物,因此發起一個運動,從小朋友的層面,鼓勵他們從煮食中學習均衡營養的重要性;從家長的層面,教育他們子女終日吸收無益食物的後遺症;再從政府的層面,施壓要求學校為小孩子提供"真正的食物"。
結果因為Jamie的節目,引起社會關注,英國政府願意撥出更多資源,讓學校加入健康午餐餐單。


很有意思的一個節目。
看他理直氣壯地和學校餐飲供應商的老闆吵起來,就是有那團火。
要改變既定規則,需要名氣,勇氣,和火氣。更加重要有不屈不撓的毅力。
上網查查,發現Jamie在節目出街一年後再開了一個叫Jamie's Return to School Dinners,果然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

youtube有廣告一則,幾好笑...

Sunday, April 15, 2007

人頭稅

去年6月,加拿大總理在國會承認,加國歷史中的排華法和徵收人頭稅是歧視華人的做法,為此公開道歉。
有些人說,這是保守党上場後的政治騷,先握住華裔的心。
也有人說,大選隨時出現,現在出來派支票也是政治動作。

我不排除這些一切的背後都有計算,賠償方法,金額,對象。
但總理用廣東話說一句"加拿大道歉"確實有無窮威力,摧淚。

聯邦多元文化國務部長Jason Kenney是哈柏的跑腿,總理一句道歉,緊隨其後的蘇州c都是他的任內工作。到底平反人頭稅,和(一群幾十年來自覺寄人籬下顧影自憐的)華裔社區代表開會,向一班聽不懂英語的老人家演講是優差還是苦差?
Kenney的工作雖然經常成為華文傳媒的頭條新聞,但對於主流傳媒來說,沒甚麼價值。
對於非華裔選民來說,那些也不是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工作。

但每一次採訪Kenney,我還是見到他眼中有一份誠意。
昨天下午他舉行了接見人頭稅苦主配偶的儀式,唔係派支票,而係親手遞上總理的道歉信。
有婆婆說,前一天才收到邀請。結果只有7個family出席。
我問Kenney會否太short notice?他也直言不諱,還說希望以後再舉辦同類儀式,跟更多的苦主家人見面。

就算真是一場政治騷,也是一場低票房,低收入,計算錯誤的政治騷。
我情願相信這是一次有誠意的會面。

Friday, April 13, 2007

大信封

今天和兩個記者朋友去吃了一個悠閒午餐,剛回到公司就收到一個大大信封,是省長辦公室寄來的...


啊!!!原來是新年團拜時的合照!


那天代上司出席俾面派對,點心吃不到幾件,上台代領了一張金豬年海報,還逗到兩封利是(裡面當然是巧克力!)想不到省長辦公室還真會做公關!

Sunday, April 08, 2007

gokusen2

雖然說是日劇,劇情虛構,但就是會被這種熱血青年的友情歲月劇情所感動。
套晴朗的一句口頭禪:咩人睇咩野, 我見到五個小鬼為了朋友不惜做些蠢事,能一起哭一起笑,我就覺得很羡慕。




Friday, April 06, 2007

最近工作忙,壓力很大,睡得不好,昨晚又夢到甩牙。
這個夢近兩年來發過幾次,都是怕做錯野,壓力大的那些晚上夢到的。
每次情節不一樣,但總是血肉模糊,好核突。
而且每次也會嚇醒,醒了也就再也睡不好。

今天上網查了一下,說發夢見到自己甩牙,確係同壓力有關,還有可能因為磨牙。
看來要去見牙醫了。

Wednesday, April 04, 2007

Monday, April 02, 2007

月九新劇

黑西裝山P+婚紗長澤正美+白色禮服藤木直人=唔可以唔睇!!
搶新娘,超低能!
竟然覺得吸引,勁搞笑!

Sunday, April 01, 2007

社交

昨天讀鄭秀文的訪問,她說,最了解自己的人,只有上帝和自己。

有些時候會很想見見人,說說話,但其他大部份時間,我對社交毫無興趣。
尤其對住一班不明白我的人,會特別覺得無力招架。
所以,也就會不想寒喧,不想吹水,不想見人。

你覺得很奇怪嗎?以為我很外向,很喜歡說話嗎?其實那些都是out of my comfort zone。
我努力每天每天做,因為這樣,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,尤其做我們這一行。
每天做著,難免會有錯,難免會做得不夠好,不夠圓滑。
我不太懂得對唔熟的人表達愛心;也不懂得怎樣對得罪我的人來個即時饒恕。
我會黑面,講野刻薄係因為我唔開心。

我覺得這些,再正常不過。

點解要圍攻我?
點解要話我無愛心?
點解要用自己的角度解剖我?

沒心情社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