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anuary 03, 2007

不捨

新一年開始了,帶著滿心期待,也有點忐忑 。距離我和莫國王的婚禮只有九個月,一切也好像開始全速前進似的...
每一天也過得很快,過去了,就捉不住,很想用一些方法記下某一些時刻的心情,一些無法用言語說明的感動,只有那一刻才看到的表情。很實在的感覺一瞬間之後就變成了歷史,彷彿看見時間從手指縫之間流走...
很奇怪的一種忐忑,像是每一天倒數著,婚後做莫國王的妻子,就是真真正正的大人了,不能再任性,不能再整天抱著有爸媽照顧的心態,要學習兩個人互相扶持,一步一步走下去...這種改變自然有其幸福的一面,但也絕對是一個挑戰。
現在是每一天的倒數著,反而覺得每一分每一秒也很實在的"流走"

12月初從香港返來溫哥華,今年聖誕新年也只有莫國王陪我過。明年今日,我的身份已經不再一樣,原來2005年就是爸爸媽媽妹妹和我,"一家四口"一齊過的最後一個聖誕新年,那樣的心情,那樣的氣氛,永遠也不會再出現。這樣想,總有點失落...

縱使心情如此,但這種愛,仍是難於啟齒。
我的爸爸從來只看$8一隻的老翻,也不太會和我們說話。昨天和他通電話,說一聲happy new year之後,已經想不出下一句,反而電話筒另一邊的他說了一句:我買了軟硬的DVD送給你。

多謝你。讓我知道你也不捨得我...

2 comments:

charis said...

讀著你的分享,心中也覺感觸。你我均將要踏進人生的另一階段,心情實在十分複雜。
人大多不愛變遷,也有傾向不願長大的想法。做大人確實不易,要擔起自己一頭家是不簡單;我也時常希望能再次回到父母蔭下被呵護被照顧,我想那種感覺是給我最大安全感的。
縱然不太願意承擔"大人"的責任,但也不得不長大,父母年紀日長,再不願意也得硬著頭皮"上"!
一起努力吧!我相信我們總能在承擔日重的壓力背後找到樂趣的。=)

viv said...

說中了,就事那種極大極強的安全感,難道這樣的感覺只能存在於小時候的片段裡?!
父母的愛,也像畢家索的畫作,要離開了,才會受重視。